咸鱼联盟的四个夏天

人生似海,取其一粟

找到属于你的归属

电视里一直说读书能改变命运,他要考好的大学到外面去赚大钱,再回乐山接他妈妈去其他城市定居。



 

艾大佬说,要成功就别让自己有太多后路。

 

没后路,怎么办?拼啊!

 

艾大佬押一口啤酒,坐在矮窄的长条凳上,旁边是一棵棵叫不出名字的绿树。艾大佬眼睛眯成一条线咧开嘴向左歪头,表情很爽,才25岁的他和我们仨洗剪吹撞杯喝酒,吃翘脚牛肉,鸡汤饭,撸油炸串串钵钵鸡。三条路外是岷江,青衣江,大渡河的交汇口-乐山大佛。

 

AKG受不了翘脚牛肉里的牛杂,他小学时见过老家农村亲戚宰牛,落下阴影,连牛肉都不敢吃,于是借口去对面小吃店要碗豆腐脑。

 

艾大佬是我们中老大,五通桥出来的,他家和我家认识。

 

其实我们四个都算得上乐山人。AKG出生地写的是成都青羊,他妈妈是成都人,爸爸是乐山市中。AKG穿衣很潮,也一直是大背头涂定型摩丝;每次和我们见面都戴着他妈妈从德国带回的AKG耳机,我们就叫他AKG。但他又怕耳机弄坏发型,很赞滑儿(出风头)。

 

还有一个是阿呆,犍为县那块儿,住在他妈妈在乐山的亲友家,在叮咚街海棠路那块。我一直觉得他脑子有点木,不说话,沉默,爱傻笑,直到高考爆发考了个211。

 

我才明白,阿呆的傻都是装的。

 

大家是在初中认识的,住也算住的近。那时我和AKG熟,AKG那会儿也有点参汗的是(自以为是),阿呆因为一直跟着我们俩玩甩不开所以就带着。

 

在乐山二中旁不远有个娱乐游戏厅,阿呆和AKG同艾大佬认识还是那次我们想去玩游戏,在门口遇到要钱的四个混混,艾大佬从游戏厅里蹿出来,瞪了我一眼,接着给混混递了好几根烟让他们算了。

 

艾大佬很***地和我们说,小程妈和我妈认识,我罩你们;去去去,玩什么游戏,都他妈给我读书。说着往地上吐口水,用力拍了我们几个人脑袋。

 

阿呆好弱,一下子被拍哭了。

 

 

艾大佬的妈和我妈一个单位,具体做啥我也不清楚,反正那个厂一开始做水泥,后来做防水胶水,再后来一度还有三产,就是单位在乐山有房子店铺那种固定资产,承包给员工搞别的增创收。

 

艾大佬大我们6岁,2005年我们18,他已经24了。我妈说小艾这个孩子以前一直替他妈妈送东西到我们家,我爸常年在成都重庆跑公路运输,所以艾大佬有时还帮着搬水桶,扛大米和液化气罐这类重物。

 

2001年,艾大佬的父亲失踪了,春节没从东莞回来过年,也没电话。第二年也是,直到第2002年12月,那边的乐山工友捎口信回来,他爸当海员走了。

 

艾大佬抽烟很凶,肩膀到胳膊处有纹身,纹了个peace和love。他挺羡慕我们这些读书的小崽子,他高中毕业就没读下去,先去他妈和我妈的单位干活。2001年时效益不好都给裁了,后来他一直后悔干吗读高中,要是读个中专技校说不定还有点技能。

 

再后来,艾大佬去成都一家朋友开的理发店当销售;还短暂去过北京一年,之后又回到成都当过保安,厨师,外送员。

 

但不管如何,对艾大佬的感情最深,那还真说不清,但相比AKG和阿呆,艾大佬是那种每年中秋都往我老家寄月饼的发小。

 

 乐山市叮咚街-作者提供摄于2016年

 

大暑 | 2005年

 

AKG说他家要供他去欧洲读大学,英国首选,德国垫后,不过去英国花的钱最多,去德国还好,欧洲大陆的学校只要注册费不要学费,但德语却是个门槛。

 

我是羡慕AKG有这样的家境,不知阿呆和艾大佬会不会这样想。

 

每次出来,AKG总会带他妈在国外买的新奇零食,比如有颜色的各种软糯Q弹的橡胶糖。我最喜欢吃的是他给我们带的日本巧克力,上面有富士山,背面还有一个拿着高射炮的不知名动漫人物,小姐姐的衣着很暴露,脸很尖,眼睛爆大。

 

你说这小日本明明是亚洲人和我们一样,怎么做巧克力就那么好吃?艾大佬说着,嚼着乳白色的巧克力,哈出的气都带着奶香烟味。

 

AKG家有钱,但他在乐山没几个朋友。

 

他爸在这边做五金生意,他妈妈据说是成都那边的副教授还是科研人员,在成都研究生物多样遗传性的那种,可神秘了。每年都要往欧洲,美国资本主义国家跑。

 

不过AKG不给力,没继承他妈妈的智商。

 

AKG的家是那种多房居室,面积很大,不过我们羡慕的不仅是他有小霸王学习机,更有一个台式机,还有两台笔记本。AKG说那两台笔记本千万不能动,是他妈妈工作用的。

 

寒暑假一到,我和阿呆经常去AKG家玩电脑,他装了拳皇97,明星志愿,大富翁,能从早上玩到晚上9点,都不带吃晚饭的。不过他们家吃的招待也很好,有个做菜的阿姨能做最美味的鱼香碎滑肉,拌着面条和米饭,绝了!


 

大家那时对未来没抱什么希望,高考那种是成都和乐山重点中学里学霸的事,对我们而言能考个大专高职读读,毕业后回家娶个老婆生个儿子就行。

 

不过那会儿阿呆成绩最好,那是真的好,阿呆空了就做卷子,什么上海卷的英语,全国卷的数学,反正各种辅导练习都做。他向AKG借了50元,我们以为他要买什么吃的玩的,谁知道他去书店要了黄冈的高考摸底卷,当场让我们给惊的。

 

AKG说阿呆可能是我们几个人中最有出息的,艾大佬也这么觉得。

 

我去过阿呆在乐山的亲戚家,AKG没去。那时阿呆帮我辅导数学,我高考摸底考,数学全班倒数第八,别说本科了,大专都够呛。

 

到的时候,阿呆蹲在门外长过道的水泥地上,面前有一个很矮的小圆桌,里面是他亲戚家,有两居室,还有两个3-4岁的小孩很吵。阿呆平常学习就在门外走道,不过走道末端有一堆垃圾,蚊虫特别多。我问阿呆干吗不直接坐在地上,蹲着太累,阿呆说坐过几次,被蜈蚣咬过,还有那种像蚂蚁却比蚂蚁个头大的虫子咬,那虫子还会飞。

 

疼了三天,***到背那块儿还一直肿着。他为了证明,撩起衣服给我看,果不其然背后有块深的吓人的印痕。

 

阿呆说这没啥,他看电视里一直说读书改变命运,他要考好的大学到外面去赚大钱,再回乐山接他妈妈去其他城市定居。

 

乐山不好吗?我有点不悦。

 

阿呆见我不开心就没说话,本想站起来,一个踉跄不稳撞上了旁边的墙壁,身上和脸上都是一片白粉末。

 

 乐山夹江摩崖佛像-作者提供摄于2018年

 

高考结束后,艾大佬要去成都朋友开的理发店,他说成都的姑娘做头发就像不要钱似的,几千几千的往里面充钱,他们就买市面上那种普通护发素涂厚点,头发就亮了,要是再搞搞***美容,还要赚。

 

艾大佬妈妈到我家来过几次,走后我妈脸色不太好,后来知道艾大佬妈妈想借钱开个豆腐脑店,可我们家那会儿日子也不好过。

 

我们乐山市中人吃豆腐脑喜欢加馓子,五通桥那边加的是牛肉和粉条,峨眉山的是酥肉和蛋冲,犍为的是脆绍和青豌豆。不过我最喜欢吃的是五通桥那边的豆腐脑,艾大佬的妈妈最会做五通桥的豆腐脑,要是真开了,生意应该不会差。

 

不过她们关系还是挺好,可能两家人的男主人都在外面常年不回来,有点心心相惜。

 


整个7月,我和AKG阿呆疯狂地玩,艾大佬在去成都前请大家吃炸串串。

 

AKG也要去英国一家野鸡语言学校报道,在语言学校还要先读半年,他妈妈已经帮他在那支点好。我好奇地问AKG,你知道英国怎么说吗?

 

English?

 

对也对吧。阿呆一边吃着串串说。

 

对个屁。我说着拍了下阿呆的头说,应该叫England吧。

 

英格兰,English其实也可以,英国也叫UK-united kingdom,或者Britain,great Britain。

 

Britain就Britain了,非要加一个Great,英国和AKG一样装!我笑着说。

 

又关我什么事。AKG在一边苦笑。

 

只有艾大佬在闷吃啤酒不说话,偶尔笑笑,偶尔和摊主的女老板应和几声。艾大佬问我们还需要加什么尽管说,阿呆说不用了,AKG说想炒几个小菜吃吃,我拉了拉AKG使了个眼色。

 

艾大佬尴尬地笑笑说,没事,我请,带着钱。

 

突然AKG问阿呆考的如何,报了什么学校,阿呆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华南师大,录取通知书已经寄来了。

 

艾大佬突然变得很温柔地对阿呆说,听说过,好大学,在那边留下来,赚大钱。

 

又隔了一个月,我拿到了一个成都当地专科的录取通知书,AKG辗转深圳,经香港飞伦敦。而阿呆,则在艾大佬去成都后一周就先到佛山,他妈妈家也有亲戚在佛山做印刷广告品工作,他过去打工帮个忙。

 

据说,那学费是佛山亲戚给的钱。




小满 | 2010年

 

AKG在英国读完本科后想准备浪半年,但他妈妈让他继续读个硕士。

 

说起来也不知如何评价,英国的硕士总觉得很水,我一个专升本的同学告诉我,英国的硕士就读两年,还只要雅思,哪像美国又要托福又要GRE和GMAT。

 

我是不懂,不过听着大概意思,英国读研的人就是一水哥。

 

AKG和我发微信说他要回成都。我说好家伙,都成都了,把乐山给忘了。他又问我艾大佬是不是向我借过钱,我说没有。我倒是记得2010年上海世博会后艾大佬回过一次乐山,他想把乐山老家卖了买成都,他妈死活不肯,还惊动了我妈过去劝。

 

大家都说那次地震后,艾大佬就变了。

 

可在四川,512后,谁又没变呢。

 

 乐山五通桥区-作者提供摄于2018年

 

2008年,那天周一下午,我躲掉下午第一节体育课,想回宿舍睡觉,晚上再约几个乐山的兄弟去成都市区吃夜宵。

 

两点刚过,我从学校的宿舍床上差点被摇下,来不及穿短裤就裸着上身挂着***,顺手抓起手机飞奔到楼下。我们学校靠近都江堰,震感强烈,我想都没想往家里拨座机,还没打,又一震波袭来。那时真后悔自己勤工俭学的钱拿来买吃的,没给我妈买个手机。

 

一开始忙音,接着没信号,直到晚上才拨通家里电话,我妈说乐山也有很强的震感,但市区房子还好,看了新闻发现四川北部受灾很严重。

 

我们学校的学生,大多都是都江堰那边的,少部分是映秀,绵竹,绵阳还有雅安。有都江堰的学生下午就请假,校门口的摩的说是可以免费送到都江堰市,此时汽车已经很难开进去了。

 

地震那天晚上一点,艾大佬的妈妈打来电话让我劝小艾回家。她说小艾和一个都江堰的姑娘好了快2年,平常两人工作日一个在成都,一个在都江堰,周六晚上下班后就在都江堰碰头。地震那会儿,女孩肯定在都江堰,弄得不好也许还在映秀。

 

艾大佬回了我电话,他联系不到女友,已经坐摩的先到郫县(已是郫都区),再看情况搞个自行车骑到都江堰,实在不行就走过去。

 

我也有几个亲戚在都江堰,加上好多同学都急着要回家看家人,学校离那边也不远,我决定陪他们走一段。一路上很堵,从成都到都江堰越靠近映秀(都江堰就在映秀右边很近),路上倒塌的房屋便越多。学校赶紧组织让我们聚到操场,劝在映秀,汶川,都江堰的受灾同学暂时不要回家。但大家已经急火攻心,好多灾区同学随着人群徒步赶回家。

 

一路上全是摩托车和行人,受伤的人互相搀扶,有人从震区走出,满脸鲜血,头发衣服裤子被灰尘盖住,也有如我们这些人走向震区。通往都江堰的路边是一幢幢受损不一的房屋,看到有人帮助大家都说,没事,都江堰那边更严重。

 

这段经历,说实在不怎么想回忆,甚至一度晚上梦见人们从废墟堆里慢慢爬出来。

 

我太能理解艾大佬的心情,5月那一整月,有的同学就再没回来,有人休学,有人放弃学籍出去打工。还记得那晚徒步,遇到余震,大家抱在一起蹲在路边,一旁汽车的车灯像一条延绵不断的灯带通往都江堰。

 

有人说中国人要学日本人守规矩,不要去震中添乱,但老实说作为一个正常人,听到自己家人就在震中,电话也联系不到,根本做不到置身事外。

 

我喜欢中国人的情绪表达,痛苦就哭,难过就喊。

 

 都江堰杨柳河街-作者提供

 

都江堰变了。

 

阿呆发了条微信给我,他说,变得不太一样,但说不出哪里不同,一切很新,一切也很陌生。

 

2010年阿呆从华南毕业后,考入中山大学的硕士攻读金融,他请假回去祭扫。我一直以为阿呆是乐山犍为的,他有几个亲戚在映秀做工程,几个没找到的都被报为失踪人口。

 

你去了吗?他问我。

 

清明去过了,没去映秀,那边路太堵,我们在都江堰那边祭扫下。我想了下继续打字,我陪我妈去的,对了,艾大佬的妈妈也一起。我微信里回答,补了句,以后就在乐山祭扫了,我妈的半月板不太好,走不动路。

 

阿呆到了广东就和我们的联系开始变得少,他本科读的是纯理科,考研选了金融,大家心里明镜,都知道金融赚钱。不过相比阿呆,AKG和我联络的更勤,他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就拿我当树洞。

 

什么伦敦东区的一些英国人很不友好,种族歧视,巴黎整个城市都是小偷的天堂,英国人下雨都不撑伞,还抱怨英国人就只喜欢吃土豆,炸鱼,要是不健身就要成大胖子。

 

阿呆后来也会和我聊,特别是有了微信后的联系稍微比之前多了点。但大多都问成都那边金融产业如何,有几次说他想回家发展,但当时给他学费供他读书的佛山亲戚让他留在广州。

 

 

2010年,我在成都混了快两年。

 

做过网吧管理员,甚至在艾大佬的朋友店里打下手,做销售,后来艾大佬做不下去,我也走了。最长的一次是给一家幼教连锁做销售,那次工作最开心,即便后面三个月老板一直没发工资,但几个同事感情很好。

 

之后我有考虑要不要继续待在成都,而我妈说,实在不行就回乐山,家里发展也挺好,租个店铺开个门面,日子不难。

 

2010年5月14日,我和阿呆在成都碰面。他妈的,他竟然变得有点帅,还注重身材,加上是高学历,我甚至有点不爽以前他总是装傻充愣。不过见面的兴奋还是抵消了不爽,我在成都那么多年,来玩还是要带着去日常景点,人民公园,文殊院,宽窄。阿呆喜欢人民公园的那种休闲状态,遛鸟,搓麻将,品茶,发呆。

 

成都,还真适合我这种咸鱼的城市。

 

阿呆和我聊的东西总有点不同,他想去美国继续深造,考虑以后定居在那边,我假装没听见,认真地听公园里的鸟叫。他说起他的宏伟计划,要毕业后第一年拿到关键企业的offer,第二年爬到主管,第三第四年自己做金融产品,第五年有了积蓄就去美国,第六年,第七年,第八年。

 

我打断他说,别扯这些,晚上请你吃串串。

 

阿呆面露难色,他说有个同学本科毕业后在成都开了家公司,晚上要和他吃饭考虑一起开公司。我说,去吧去吧,以后再聚有的是机会。

 

只是那天之后没多久,我下决心去上海碰碰运气。

  

 


夏至 | 2015年

 

你怎么还在浪,去了多少个国家了?

 

AKG发了段语音,笑嘻嘻地说,几十个,护照本都快敲满了,下一站耶路撒冷。

 

AKG在英国把那个很水的硕士读完后就一直浪在欧洲,我是不清楚为何他的签证一直在有效期内,总之他应该有办法,或者悄悄回国过,谁他妈知道。这货,以前和现在都让人不爽。

 

我在上海待了四年半,和阿呆一个城市,四年里大家见了没几次面,不过阿呆不一样,人家是上海静安金融凤凰(静安区,上海比较繁华的一个区)。阿呆的朋友圈不多,但每次发照片都是和某个我不知道的金融大佬合影,背景是某某金融论坛大幅海报。他一直穿着定制的西装,定制的衬衫,甚至脱下衬衫还有定制的那种衬衫扣,英国人发明的。

 

什么都是定制的,金融就是高端。

 

AKG说要来上海,我问他怎么不去耶路撒冷了?想到回来啊!他说想我了,我说你放屁,肯定有别的事。

 

AKG降落在虹桥,我疑惑地问他是不是从国内飞的,怎么不在浦东机场?AKG说他去了东京,从那边回的上海,神秘地在微信里告诉我,他在伦敦遇到了一个在东京读书来英国旅行的四川女孩。

 

***,这什么跟什么!

 

 伦敦工作日-作者提供-by AKG


AKG其实这几年也没闲着,边旅行边打工,我是不知道欧盟有没有这个政策,我听说他还和一个旅行自媒体合作写自己旅行趣闻,后来说报价太低不写了,还不如自己玩的乐呵。

 

我这么冰雪聪明一猜就猜到,肯定自己光顾旅行,都没拍什么照片,甚至去了什么地方的趣闻都忘了。AKG这人我是知道的,自由才会发挥最大价值,要给一个框架,他就嗝屁。

 

AKG问,阿呆呢?

 

人家是金融高端人士,尔等看不起的,就你这样,在他眼里就是北欧旅行***丝。

 

哟,知道的还挺多?还懂北欧旅行羊毛党?他和我约在武康路附近的一家星巴克,沙发座椅,优雅也很高档。

 

别说阿呆了,他没告诉你,他妈10年时走了,我是在玩FB时认识一个中山大学的人,那人看了我放的照片里有阿呆,他认识阿呆,呵呵,你说这世界还真小的可以。

 

怎么回事,他没说过!我拿出手机,被AKG一把按住,发什么微信,他不愿意说自有道理。

 

行啊,去了趟欧洲,思潮也那么前卫自由了。我抽回手机说,我问我妈,她肯定知道。

 

妈宝男,多大岁数了。

 

滚你的!

 

  

2015年发生过两个大事。

 

一个是乐山金口河5级地震,市中有震感;另一个就是艾大佬结婚了,不过对方未婚先孕。小孩两个月稳定后补了个酒席和婚礼,对方和艾大佬都是二婚,没子女,原本想悄悄结婚领证,婚宴什么的就算了。

 

我还记得2013年,艾大佬在乐山相亲了一个女老师,比他小两岁,婚房是他老房子。我那次在镇江出差来不及回去,让我妈代送了礼金。

 

2014年过年时我回到乐山,艾大佬就已和对方分居,对方说他过去劣迹斑斑,不像个男人,没担当,言下之意没钱。

 

我知道艾大佬为了女老师把手臂的纹身给洗了,还想盘一个店做夜宵生意,不过从艾大佬口中的了解,对方一心想去上海北京,嫁给他也不知为何。没几个月两人离婚,场面挺难看的,为了保住房子艾大佬给对方十万元,他妈妈一直懊悔自作主张帮艾大佬相亲。

 

后来还好我妈也常去串门,聊的多了心情也平复了不少。

 

新娘是艾大佬在震后的都江堰认识的,到2015年差不多有6-7年。对方在地震中失去了在映秀做工程的新婚丈夫,他们两人一直互相鼓励至今。甚至艾大佬在2013年的婚礼,那个女孩也到了现场。

 

似乎经历过什么的男人和女人,都有一种沉稳的状态。

 

艾大佬的新娘安静地微笑着敬酒,艾大佬穿着西装,胸口别了一束含苞花朵,梳了大背头,褪去了世俗后的沉稳。两人相视一笑,将酒洒向空中。

 

这杯,敬都江堰。

 



芒种 | 2018年

 

阿呆在昆山花桥买房了,2016年付了头款,金融高级人才,只不过没去美国读书,在上海交大被公司推荐过去读了个MBA,按他说法也拿了上海落户积分,似乎阿呆的人生变得很圆满。

 

在上海混的这几年,我跟一个老乡做连锁教育,赚了点钱,买房肯定不够,但享乐足矣。可要像阿呆那样有夸张的几十万,甚至百万年薪,那真的做不到。

 

在2018年的清明,阿呆突然对我说太累了,想回乐山修养一段时间。

 

他的朋友圈对我部分屏蔽我是知道的,AKG告诉我,阿呆胃出血,肠道有息肉,做了切除手术,怕了,所以回到四川休息段时间。而AKG在2016年那段时间里去了泰国清迈,想学别人做民宿,遇到了一些人,和我的联系偶尔多,偶尔少。

 

我一直没明白,AKG怎么就这么怕回国。

 

每年清明我都会回乐山,2018也不例外,这次阿呆主动联系我,约我去成都都江堰,他说我在那边住过,更熟悉点。他都是语音我,有种不容侵犯的命令感,好像他在单位里是管理层,做事雷厉风行。

 

只是在上海的那段时间,我和阿呆很少聚。

 

阿呆透露,他在乐山入了一套,成都一套,重庆一套,昆山一套。我实在不能理解金融究竟能有多赚钱,这是房子啊,又不是市场买菜,即便是小套间,一套少则十几万多则几十万,钱难道那么容易来吗?

 

在成都见到阿呆,很讽刺,我们都在上海,却在四川相约。他的头发多了一些白发,但身材保持的挺好,不像艾大佬已经放飞自我,他还一直健身,剃了个板寸头,衣服裤子和背包都是名牌,光那个背包logo我知道,是一只恐龙鸟,价格不菲。

 

他终于提到他的母亲。

 

我没作声,这个32岁的男人放下包,在包厢内,阿呆含泪陈述那年。我问他为什么不说,至少说了大家可以帮忙料理后事。阿呆仿佛又回到2005年,还是那个他,那个语调,他说他家在犍为,你们都不在乐山。

 

你不说,大家怎么知道?

 

你不说,大家怎么帮你?我反复质问,停顿了很久,我说,都过去那么久,算了,明天陪你;对了,艾大佬结婚了你知道吗,小孩都两岁了。

 

  

AKG回成都了,他妈妈急性肾衰竭,那时正好我回到上海,公司派我去常州镇江,我实在脱不开身。阿呆联系了AKG,艾大佬也过去帮忙过夜照看。

 

三日后,终于吊了回来,情况好转。听说是去丛林被划伤,没处理好造成感染,加上长期精神紧张和过劳,而且那天太疲劳一直没喝水所以一下子爆发。虽然都不是主要原因,但身体就这么奇怪,加在一起就是大病。

 

阿呆通过关系想给伯母带到上海看。但AKG的意思华西不比上海的差,还是留在成都治疗。

 

那次之后,AKG留了下来,他和他妈妈又一起回到乐山照顾修养。

 

我问他在干嘛,他说想开个民宿,又想开个网吧或者投资一个豆腐脑摊位当条咸鱼。我笑着说,你看看人家阿呆,人生赢家,上海,成都,乐山都买了房。

 

吹,继续吹!明明是昆山花桥;哎,你说我吧,我还是觉得咸鱼好。

 

AKG真的就没再出去过,一直待在乐山。我一直很奇怪,有次我问他,你妈妈身体也好了,都回成都恢复工作了,你怎么还待在乐山?不是以前一直在欧洲浪,空了来上海呗,陪陪我和阿呆。

 

滚你们!

 

 

艾大佬胖了,但胖的可爱,像一只北极熊。他现在做游客生意,投资了一家兔头店铺,平常很少去管,大多时间陪着自己的儿子。

 

他老婆经常往返都江堰,好像两个人的命运一直在都江堰和乐山之间徘徊。

 

艾大佬喜欢吃五通桥的牛肉粉条豆腐脑,他老婆爱吃加了馓子的豆腐脑,两人视频时都会吵着哪里的才最好吃。我每次去,他都会腻歪的和老婆视频,而艾大佬的妈妈还和我妈和其他几个人一起搓麻将。

 

艾大佬说,乐山真好,去过其他地方后再也不想离开了。

 

他又问我,啥时候回来。

 

我说,快了,快了。

 

2019年的1月28日小年,艾大佬的妈妈在家里安静地走了,前一天,我妈还一起搓麻将,讨论元宵节时去峨眉山玩玩。

 

回到家时,艾大佬抱了抱我,我自己却哭了。

 

阿呆一直在成都和上海,自从那次回乐山休养后,他辞了工作,和几个同行搞起了投资,说的都是我不懂的东西。反正有点财务自由的意思,我是不清楚他到底靠什么赚钱,反正很玄,但看着也很实际。

 

阿呆一直帮忙料理后事,AKG也出了很多份力。

 

艾大佬坐在一旁,抽着烟,开着窗,旁人不停地安慰,他没露出任何不快,反而安慰哭的很凶的亲戚和朋友。我妈身体不好,艾大佬说让我妈别来了,怕影响身子。

 

其实她没不开心,走的很顺。艾大佬自言自语,此时他的老婆已赶回来,把孩子关在小房间,自己招待来吊唁的客人。

 

我妈一直说乐山是一个有灵性的地方,她想葬在河里。

 

青衣江,岷江,大渡河?我问。

 

哪条都行。


 

春节的游客还是不少,艾大佬把空的骨灰盒放进墓地,里面是他妈妈的照片,私人物品,还有一张独生子女证。只是直到艾大佬母亲去世,他的父亲还是没有现身。

 

我们几个带着他妈妈的骨灰放进包里带上了游船,船上人不多,大多讲着不同的方言,甚至还听到一对中国人互相说蹩脚的英语,给AKG乐的一路上笑不停。

 

艾大佬乘人不注意,掏出背包里的盒子,打开撒入河里。

 

他转头问我,程子,你说这是大渡河,青衣江,还是岷江?

 

快撒啊,说什么废话。

 

我和阿呆往前一站挡着,AKG则假装听歌在一旁走来走去吸引别人注意。

 

完事后,我们坐在船边,大家叹了口气。AKG突然回忆起艾大佬的妈妈,以前最会做牛肉粉条豆腐脑,那时馋得我们都不去AKG家玩游戏。艾大佬很自豪地说,那时,我妈做的豆腐脑排名第二,五通桥没人敢说第一。

 

喂,程子,你说大佬现在长的像不像旁边这位大佛先生?

 

AKG用臂膀胳肢了我下,我和阿呆转过头看看乐山大佛,又看了眼艾大佬。艾大佬笑了,我们也乐了,大家双手合十,朝着大佛三叩拜。

 

别说,还***的有点像。



作者 程大辰不是陈

现居上海宝山 从事教育培训

AKG 现居乐山 待业

阿呆 现居成都/乐山/昆山 从事投资

艾大佬 现居乐山 投资小吃


采编 素方花

文字编辑 素方花

原题:四川往事


点击以下阅读其他真实报告文学


深水埗移民 | 浦电路 | 东城肌肉男

南下北方人 | 重庆北京 | 霸凌2003 | 培训贷 | 加州山火

情感诈骗 | 出迪拜记 | 性侵女同 | 父后三日 | 火箭村

黄河 | 18岁后 | 7年租房 | 东京皮囊 | 13年同志

梅陇往事 | 大地金雷 | 形婚之殇 | 考研阶级 | 利己主义

房产风口 | 夜幕下 | 低产阶级 | 活着 | 保险

哪都一样 | 旧金山湾区 10年 | 24hour快餐店

假装反同 健身了解下 | 火葬 | 非那雄安

网贷人生 | 归乡之路 | 飞走的朋友 | 戏精 

离职后200天 | 交友软件 | 长安长安 乌云过后

阿非 | 山海关 | 欲望向左 | 东京之梦

佛丧 | 他曾来过北京 | 蓝鲸大鱼 | 仰望星空

脱发 | 爱在深秋 | 岁月奋斗 | 一个男人的城市

210天 | 重庆我爱你 | 美丽形婚 | 午夜便利店

北京将我遗忘 | 金主之歌 | 纽约 | 北国大雪

老去的名媛 | 不敢说话12年 | 哥,我养你

单行道日子 | 普通人生 | 她忘不你

魔都1 | 魔都2 | 魔都3 | 魔都4 | 魔都5


星巴克哭了 羊毛党
星巴克哭了 羊毛党 列表ID:xingbakekuleyangmaodang

描述:羊毛

相关文章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