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天猫优惠券返利领取入口

发淘宝优惠券
发淘宝优惠券

进来的领券宝宝们,请扫码进去查券哦     

 

淘宝天猫优惠券返利领取入口

            

淘宝优惠券、淘宝优惠券机器人、kpi280优惠券kpi988kpi988优惠券领券拼多多优惠券优秀优惠券搜索平台优惠券淘优惠券查询搜索中心优惠券小蜜kpi880优惠券公众微号kpi288优惠券拼的多多kpi660优惠券领隐藏券kpi660优惠券拼券多多kpi990优惠券kpi288优惠券公众券号kpi7887淘宝内部优惠券、

这是杜友薇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大佬的名字还挺好听的,但知道了也没啥用啊。他身边的人不是叫他七爷就是叫他老板,连张圣泽见到他,都要恭恭敬敬叫声七叔,张少言……咱也不敢叫啊。

  而此时最惊讶的,是跟在张少言身边的高野。他帮张少言做事这么多年,只见过张老太爷叫直接叫他名字,林茜叫他,也是在后面加上了“哥哥”的称谓。老板现在的意思,是让杜友薇直接叫他的名字?

  ……看她那个怂样她也不敢啊。

  不不不,重点不是她敢不敢,而是老板这么说了!高野太了解张少言的心思了,有些事情可能他本人还没意识到时,高野已经看穿了。

  杜友薇抿了抿自己的唇角,笑着跟张少言说:“好的,我记住了。”

  张少言没再多说什么,只吩咐胡秘书把杜友薇送回家。杜友薇跟着张少言一起上了电梯,高野和胡秘书都没有说话,杜友薇也盯着自己的脚尖,装哑巴。

  “你跟张圣泽关系很好吗?”张少言突然开了口。杜友薇愣了一下,确定他是在问自己,才开口道:“不好。”

  “不好?”张少言似乎有些不信,轻轻挑了挑眉稍,“你们不是定过娃娃亲吗?”

  “哦,那个啊。”杜友薇面无表情地道,“要不是当时我还不会说话,我一定亲口拒绝这门亲事。”

  张少言沉默了一下,高野调查的情况,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不是因为他有女朋友,找了他们不少麻烦吗?”

  杜友薇:“……”

  为啥大佬连这个都知道?到底是谁去他面前搬弄是非的!

  她下意识地看向了高野。

  高野:“……”

  “之前是因为我觉得他们这样做让我很没有面子,毕竟全校都知道我们曾经定过娃娃亲。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了,他们爱咋咋地吧,反正我也不喜欢他。”

  张少言道:“你眼光还没我想的那么差。”

  “……”不是大佬,张圣泽好歹是你们张家的人吧,你这样说他真的好吗?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底楼。张少言的司机已经在把车开到了外面了,而胡秘书的车还停在负一楼。

  张少言侧头看了杜友薇一眼,跟她道:“我先走了。”

  “好的,您慢走。”杜友薇笑容可掬,就差没跟他鞠个躬了。张少言领着高野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杜友薇看着电梯门关上,终于在心里松了口气。

  虽然大佬说她还要负责售后,但一首歌也没啥要售后的吧……以后应该都没什么机会见到他了,这正好符合她的心意。可是,她怎么还有点失落呢!

  杜友薇想了一路,觉得这都是张少言长得太帅的错。

  在家吃了晚饭,杜友薇去花园溜狗。她养的三只狗,一一和二二是一公一母,还是一对儿,金英俊夹在它们中间,是条名副其实的单身狗。

  “英俊啊,你这经常黏着我也不是办法,要不什么时候我给你找个老婆叭。”她正跟金英俊聊着天,卫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杜友薇看了一眼,接了起来:“睿啊,这个时间找我,是准备请我去吃夜宵吗?”

  “吃什么夜宵,我有正事问你。”卫睿这阵子心无旁骛地在家养她刚做的双眼皮,今天却突然听到一个惊天大八卦,再也没法心无旁骛了,“你们学校的舞会,你是不是跟张家的人跳舞了?听说还是七爷?!”

  杜友薇揉着金英俊的狗头,有些惊讶地问她:“你也知道他?”

  “张家的七爷谁不知道啊,你不会真跟他跳舞了吧!”

  “……是,但你从哪里知道的?这件事不是都被删了吗?”

  卫睿还震惊在那个“是”字里,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舞会上那么多人看见了,大家面上不敢说,但总会有人在私下议论两句的。我还以为肯定是误传,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杜友薇道:“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在丽泽公园遇到的帅哥吗?就是他啊。”

  卫睿:“……”

  这是什么迷之缘分。

  “算了,以前的事咱就不谈了,你以后可别再跟七爷搅和在一起了。外面可是有好多关于他的传言,连我爸爸听见他的名字都害怕。”

  “……”杜友薇也知道张少言这三个字确实让很多人怕,她更知道卫睿说这番话是为了她好,可听见有人这么说他,她还是有些不高兴,“其实他人也没有那么坏吧,外面的传言以讹传讹,都把他妖魔化了。”

  卫睿沉默了一下,才开口:“我怎么听着你这话的口气不太对呢?你不是喜欢上人家了吧?那个可是七爷啊!你清醒一点!”

  杜友薇:“……”

  喜欢张少言?她才没有!更何况他都有一个金屋藏娇的什么茜了!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他长得帅。”

  “……所以呢?”

  杜友薇理直气壮地道:“科学研究已经表明,人类的大脑会倾向于给长得好看的人正面评价。”

  卫睿:“……”

  我信了你的鬼。

  “再帅那也是七爷,你让你的大脑也清醒一点。”

  杜友薇:“……”

  “我们不聊这个话题了,睿啊,你大学的时候是不是学过计算机?”

  “别找我修电脑,我不会。”

  “……我是想找你帮我查个人,你认识这方面的高手吗?要可靠一点的。”

  卫睿想了想,问她:“人我倒是能找到,你要查谁?”

  “校园论坛上一个叫甜蜜发圈的人。你等一下,我把帖子发给你。”

  “好。”

  杜友薇挂断电话,就把之前论坛上的帖子翻出来,发给了卫睿。卫睿回复了她一个ok的手势,说查到后就给她回复。

  杜友薇发了个比心心的表情图片过去,继续逗起了金英俊。

  此时,张少言刚拿到高野传给他的录制好的新歌。这次张少言学聪明了,他不仅把歌传到云端备份了一份,还交代高野在他的每台电脑本地也留存一份。

  “……好的。”高野应下,又跟他说起了明天的安排,“林辉的父母已经都到了A市,人已经安顿好,明天会和林茜一起出席。”

  他没提出席什么,但两人都心照不宣——明天是林辉的祭日。

  张少言靠在沙发上,揉了揉太阳穴:“嗯,明早我不去公司了,你准时来接我。”

  “好的老板。”

  “那就这样吧。”张少言沉吟了片刻,在挂断电话前,又提醒道,“记得把歌在每台电脑上都存一份。”

  “记住了老板。”他相信经过上次的事,林茜也再不敢删他的东西了。

  林辉祭日的当天,林茜跟她父母到得比张少言早。一看到自己父母,林茜又红着眼圈跟他们旧事重提:“爸,妈,你们等会儿见到少言哥哥,一定要给我求求情啊。”

  林母看见她这幅样子,也有些着急:“茜茜啊,你在电话里也没跟我们说清楚,你是怎么就把七爷得罪了?”

  “我、我也没干什么,我那就是无心的,没想到他竟然冲我发了那么大的火,还要我待在国外不准回来了。”

  一旁的林父哼了一声:“七爷虽然位高权重,但他不是个不分青红皂白的人。你要真没做什么,人家怎么会这么对你?”

  林茜扁了扁嘴,又去求自己妈妈:“妈,爸不心疼我,你可一定要心疼我啊。”

  林母拍拍她的手,安抚道:“茜茜,我觉得你爸爸说的对。七爷我也是见过的,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不给我们说清楚,我们怎么好帮你求情。你也知道,自从你哥哥走后,他待我们像亲人一样,还供你出国读书。你也不能太任性了……”

  “妈,我是让你帮我求情,你怎么反倒数落起我来了?”林茜不开心地抽回自己的手,“是不是真要再也见不到女儿,你才开心啊?”

  “别说了,七爷和高特助过来了。”林父的一句话,母女俩都安静了下来。

  张少言到了后,先跟林家人打过招呼,才开始正式祭拜。林茜一直偷偷打量着旁边英俊不凡的男人,但想到那天他是怎么吼自己,又不敢开口说话。

  祭拜完林辉后,林茜才找到机会,叫了他一声:“少言哥哥。”

  “什么哥哥,没大没小的。”林父似有些不满地看着林茜。张少言虽然看着年轻,但他是张老太爷的儿子,辈分在那里摆着。林茜叫他哥哥,岂不是都乱了套了。

  林茜抿了抿唇,没听她爸爸的,还是叫他哥哥:“少言哥哥,对不起,上次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她是认准了他有什么气都不会在林辉的坟前发作,才特地挑了这个时间说。

  张少言终于侧头看了她一眼,片刻后道:“算了,反正事情也解决了。上次我也不该对你发那么大的火,既然你想留在国内陪父母,就留下来吧。”

  “真的吗?”林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她就知道,少言哥哥是不可能那么对她的!她是不一样的!

  高野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又蹬鼻子上脸了。

  老板这是找到了杜友薇,心情好,跟她可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淘宝内部优惠券查询、淘宝优惠券领取、淘宝优惠券助手、淘宝优惠券自助查找、淘宝优惠券公众号、淘宝优惠券返利、淘宝优惠券代理、淘宝隐藏优惠券、优惠券、优惠券淘宝、优惠券淘宝、优惠券公众号、内部优惠券网、内部优惠券查询平台、淘宝网优惠券、淘宝网优惠券购物、淘宝天猫优惠券、淘宝天猫优惠券助手、天猫优惠券、天猫超市优惠券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进入领取内部优惠券!!!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