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诉天猫索赔10亿!最高院驳回天猫管辖权异议上诉!丨中国司法案例研究中心


“双十一”还没到来,京东天猫大战先起。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案件管辖权异议裁定书,将京东起诉天猫的“二选一”诉讼置于公众视野。

京东称,2013年以来,天猫不断以“签订独家协议”“独家合作”等方式,要求在天猫商城开设店铺的服饰、家居等众多品牌商家不得在京东商城参加618、双11等促销活动,不得在京东商城开设店铺进行经营,甚至只能在天猫商城一个平台开设店铺进行经营,这种“二选一”行为,侵犯了京东的合法权益,请求判令天猫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10亿元,公证费、律师费等合理开支暂计人民币200万元。

2019年10月,就京东起诉天猫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管辖权异议,最高院裁定驳回天猫管辖权异议上诉,北京高院有管辖权,该案或将进入实体审判阶段。本期通过梳理本案的裁判要点,结合案情,对本案涉及管辖权的法律问题进行论述。


 

正文字数:2948

阅读时间:14分钟

案情简介

01

裁判

案件信息

审理法院:最高人民法院

审理程序:二审

案       号:(2019)最高民辖终130号

裁判日期:2019-07-03

裁判结果: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文书类型:民事裁定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一审被告):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网络公司)、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猫技术公司)、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里巴巴公司)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贸易公司)、北京京东叁佰陆拾度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东叁佰陆拾度公司)

争议焦点

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或被诉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或被告住所地是否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范围之内。

裁判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

根据被上诉人在一审中的诉讼请求,其认为三上诉人在中国大陆B2C网上零售平台市场上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了包括“二选一”行为在内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损害了中国B2C网上零售平台市场的正常竞争秩序,侵犯了两被上诉人、商家及广大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三上诉人应当对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侵权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本案系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侵权纠纷,《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规定:“垄断民事纠纷案件的地域管辖,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侵权纠纷、合同纠纷等的管辖确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的侵权行为地,包括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根据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均有权管辖。因此本案中焦点问题是北京高院对此案是否具有管辖权,即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或被诉侵权行为结果发生地或被告住所地是否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管辖范围之内。

本案中,根据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可以证明相关新闻报道对上诉人与朗姿公司旗下品牌阿卡邦、万家帘品、ChemistWarehouse等品牌在北京签订独家合作协议的相关情况进行了报道。其中被上诉人一审证据10载明“发布会进入后半场,天猫家装行业总监江帆先生和万家帘品总经理杨卫先生代表合作双方郑重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明确表明了双方当事人系在北京签署战略合作协议。虽然上诉人称《2016-2017年度天猫家装战略商家框架协议》系在杭州签订,但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相关协议系在杭州签署,上诉人亦未提供其他证据推翻前述战略合作协议系在北京签订,因此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北京市属于被诉侵权行为地,对本案具有管辖权并无不当。

此外,上诉人还上诉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以侵权行为影响地确定管辖或将侵权结果发生地解释为包括侵权行为影响地会导致管辖泛化。本院认为,因在管辖权异议案件中,本院只需审理与建立案件管辖连接点相关的事实之一即可,因此对能否以侵权结果地确定管辖不再予以评述。

综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此案有管辖权,上诉人称本案应移送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结果

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02

案例评析

一、关于管辖的一般原理

民事诉讼管辖是指在法院系统内部,确定各级人民法院之间以及同级人民法院之间受理第一审民事案件的分工与权限。管辖意味着按照民事案件及其当事人的某些属性预先确定哪些案件由哪个法院负责处理,其制度效果之一就是使民事案件的负担能够在整体上相对均衡地分布到不同的法院。同样从法院体系内事务管理的角度来看,构建管辖制度,就是让在处理某些特定案件时有便利条件的法院取得管辖这些案件的审判主体资格。管辖制度是民事诉讼法的重要制度,是人民法院行使管辖权的第一步。案件由有管辖权的法院审理才能符合正当程序的要求。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可以将管辖分为级别管辖、地域管辖、移送管辖、指定管辖四大类。其中,地域管辖又可分为一般地域管辖和特殊地域管辖。特殊地域管辖是指以合同和侵权两大类案件为主要适用的对象,且往往需要根据合同与侵权的不同种类来具体确定不同地域的法院管辖。

二、侵权类案件的特殊地域管辖

《民事诉讼法》 第二十八条规定了侵权纠纷案件管辖的一般原则,即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其中,关于侵权行为地的理解,需要从文义的解释和侵权案件种类两个角度入手。从文义解释的角度看,侵权行为地指的是侵害他人的人身、财产、名誉等等合法权益这种法律事实发生或造成的地点,一般而言包括侵权行为的实施地和侵权结果的发生地。这两种地点有时很难区分,且能够为同一地,但许多场合又相互分离,甚至有时会有超出两地乃至多地的复杂情形。在本案中,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不能证明相关协议系在杭州签署,上诉人亦未提供其他证据推翻前述战略合作协议系在北京签订,因此最高人民法院认定北京市属于被诉侵权行为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关于何谓“侵权行为地”,某些情况下还需要根据侵权案件的种类来进行具体的解释并加以确定。如根据《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九条规定,因铁路、公路、水上和航空事故请求损害赔偿提起的诉讼,行为地为事故发生地或者车辆、船舶最先到达地、航空器最先降落地或者被告住所地;根据《民事诉讼法解释》第二十六条规定, 因产品、服务质量不合格造成他人财产、人身损害提起的诉讼,产品制造地、产品销售地、服务提供地、侵权行为地和被告住所地的人民法院都有管辖权;在商标侵权案件中,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商品的储藏地、行政机关查封扣押地可认定为“行为地”。本案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案管辖权异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因垄断行为引发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垄断民事纠纷案件的地域管辖,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依照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有关侵权纠纷、合同纠纷等的管辖确定。”而《民事诉讼法》第二十八条规定:“因侵权行为提起的诉讼,由侵权行为地或者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辖。”根据前述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被诉侵权行为实施地、侵权结果发生地、被告住所地人民法院均有权管辖。

(本部分相关理论材料参见王亚新等:《中国民事诉讼法重点讲义》,高等教育出版社2017年版)

03

判决原文

04

法律规定

本公众号已开通“法律咨询栏目”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进行咨询

顾问单位河 南 天 欣 律 师 事 务 所 

顾问单位河 南 正 臻 律 师 事 务 所 

投稿邮箱:chinesecase@163.com

策划:张嘉军、马斌 

审核:武文浩           

编辑:杜瑶瑶、裴净净

推荐